人大重阳网 赵穗生:中美关系的挑战、机遇与新未来(二)赵穗生 美国 中国经济 拜登

赵穗生:中美关系的挑战、机遇与新未来(二)

发布时间:2021-11-29作者: 赵穗生 

从近期中美领导人分别向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年度晚宴致贺信,到中美两国元首举行视频会晤,以及中美旨在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的格拉斯哥联合宣言发布,中美关系在艰难曲折中逆流而进并呈现峰回路转之势。 

受访者赵穗生系美国丹佛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终身教授、美中合作中心执行主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本文刊于2021年11月26日中宏网。


从近期中美领导人分别向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年度晚宴致贺信,到中美两国元首举行视频会晤,以及中美旨在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的格拉斯哥联合宣言发布,中美关系在艰难曲折中逆流而进并呈现峰回路转之势。



美国丹佛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赵穗生


那么,如何看待近期中美关系取得的积极成果,如何研判中美关系面临的严峻挑战与应对之策,日前,美国丹佛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美中合作中心执行主任、美国美中关系委员会成员赵穗生先生就相关话题接受本网专访。


中宏网记者:中美关系无疑是当今世界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之一,舆论认为,美国正在世界范围内寻求对华政策的联盟,您怎么看拜登政府和特朗普政府对华政策的连续性和差异性?


赵穗生:我觉得,现在中美两国之间不仅国力差距正在缩小,而且因为所谓同盟或者伙伴国家,导致两国的力量对比在发生一些根本性变化。这种变化使某一些人认为中美之间会出现一种所谓“新冷战”,就是说整个世界会变成两个相互对立,甚至在某种程度上依据意识形态为基础的相互对立的阵营,这也是不完全符合现实的。


从美国方面来讲,拜登跟特朗普最大的不同,就是拜登想建立民主国家联盟来对抗中国,这个完全是一厢情愿,完全是没有任何可能性,因为现在的世界虽然有两极化的取向,也就是说中美两个大国,这在中国领导人讲话中也讲是最重要的双边关系,而且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世界未来发展。但是除了中美两个大国以外,还有其他一些相对独立的重要的国家和地区,比如说俄国、印度、日本、欧盟等等。虽然这些国家中美这样非常全面的,政治、经济、外交、军事各方面非常强大的国家,但是在某一个方面能够强大,最重要的是在很大程度独立于中美之间,不依附于任何大国。换言之,这些国家不愿意在中美之间选边站,他们在某些问题上跟中国有共同利益,在某些问题上跟美国有共同利益,他们在某些问题上和中国相对立,在某些问题上和美国相对立。这些立场,都是由他们自己的本身利益所决定的。而不是由于他们跟中国或者美国的所谓联盟关系所决定,所以美国搞这种民主国家联盟很难达成目标。


现在美国确实有很多盟国,但是这些美国盟国对于美国的信任关系已经出现很大赤字,一是对于美国价值观念,他们共同的价值观念已经产生怀疑,因为美国这些年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个越来越失败的民主国家,美国的民主失灵是越来越严重,不光是特朗普这种破坏美国的各种政治利益集团,尤其在美国国会里边这样一些僵局,互不妥协,1月6号对国会的冲击,都证明美国不再是一个民主的灯塔,美国的民主已经出现很大的衰退。第二,美国国力的衰弱使这些国家在很大程度上不可能再完全依靠美国,美国靠不住。在这种情况下,这些盟国和美国关系已经产生很大变化,他们尽管在很多问题上有共同利益,在某些议题上与中国相冲突,但是,他们不可能作为一个集团来对抗中国。


从中国方面来讲,也是现在中国和俄国和伊朗,巴基斯坦等这样一些国家,并不是一个真正的联盟关系,顶多是一个伙伴关系,所以中国讲结伴不结盟,而且这种伙伴不是多边而是各个双边关系构成,而且这种双边关系实际上以美国对这些国家态度为转移。所以,这些联盟对美国的威胁其实也被夸大了。这种所谓建立联盟的努力,很大程度上建筑在一种并非真实的判断基础上,所以,各自对对方的威胁,实际上在某种程度上也被夸大了。


中宏网记者:中美对话或者推进中美关系健康发展,都需要以客观理性的形势研判和认知为基础,这也是实现相向而行的重要基础,您对当前阻碍中美关系的认知瓶颈怎么看?


赵穗生:现在中美竞争关系,实际是一种长期竞争关系,换言之,不可能像当年美苏冷战那种状况下,以一方垮台一方的失败而告终,现在中美之间谁也不可能所谓击败对方,或者取得从美国来讲长期保持美国的霸权,从中国来讲来取代美国,这两方面都不现实。从美国方面来说,我觉得他们有很多误解。认为过去接触政策帮助中国崛起,所以现在美国想尽一切办法来阻止中国崛起,甚至于认为通过一些技术脱钩、经济脱钩等恶性竞争,能够在某种程度上延缓中国崛起,我觉得都非常不现实。


国际环境很重要,中美关系很重要,但是,中国崛起主要还是靠中国内部改革,中国内部发展所决定。只要中国继续改革,继续发展,继续开放,继续实施高新技术的发展战略,重视技术发展,自主创新这些发展战略,谁也阻止不了中国的崛起,而且这些年的发展,中国已经建立了非常强有力的,非常强大的经济技术发展基础,这跟当年前苏联完全不可同日而语,所以要阻止中国的崛起,美国要想把中国像当年美苏冷战时候那样打压下去是不现实的想法。


中国方面,有些人认为中国GDP现在已经不仅是老二,很快就变成老大,中国经济规模很快能够超越美国,因此,中国最终能够取代美国,我觉得这也是不现实的,确实美国现在相对来说有很多问题,但是美国它的发展的韧性,资源丰富,地大物博,人口稀少,这些年的科技发展体制,经济发展体制,它的韧性不可以低估。


即使中国经济总量能够超越美国,但是中国经济发展的质量,经济科技的创新能力,还有中国人口很多,资源相对贫乏,他的这种经济发展的背景条件,基础条件,在很大程度和很长一段时间里边都难以超越美国,更谈不上替代美国。


我觉得中美关系在这样一种环境下必须清醒认识对方和自身的利益以及局限性。夸大威胁,夸大自信,夸大竞争,夸大竞争能力,夸大建立联盟的能力,在某种程度上助长了中美之间的冲突与矛盾,但是,这种冲突矛盾,从这个意义上讲是被夸大了,在这个背景之下,中美领导人传送的这些信号表明,他们还是看得很清楚的。


他们还是能够意识到,这两个国家现在就是所说的合则两利,斗则两伤。中美关系秦刚大使讲话有道理,虽然回不到过去,但是,我们还是要努力把中美关系重新回到一种健康的正常竞争的,或者是建设性竞争的轨道,而不是一种恶性竞争,因为这个关系,第一是对双方来讲太重要了,第二对世界太重要了,第三个也不可能像冷战时期出现一种最终一方吃掉另一方的局面。


这种情况之下,领导人的智慧,两国领导人作为政治家的远见卓识,或者他们的这种努力就变得非常重要。其实从拜登当选以后,中美元首已经两次进行电话通话。全球气候峰会刚结束,中美两国领导人就很快把视频会议提上日程,这证明了两国领导人对改善中美关系的这样一种迫切性的认识和追求吧。


(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 ;微信公众号:rdcy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