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 美印会否携手应对RCEP?美印;RCEP;刘宗义

美印会否携手应对RCEP?

发布时间:2020-11-20作者: 刘宗义 

历经八年磋商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定(RCEP)于11月15日尘埃落定,成为全球最大规模的自由贸易协定。印度在最后关头退出谈判,而美国则无缘加入。退群的印度及落单的美国,在未来会如何调整亚太区域的经贸对策,携手应对RCEP, 引起各界诸多揣测。 

受访者刘宗义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本文刊于11月18日香港中通社。


历经八年磋商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定(RCEP)于11月15日尘埃落定,成为全球最大规模的自由贸易协定。印度在最后关头退出谈判,而美国则无缘加入。退群的印度及落单的美国,在未来会如何调整亚太区域的经贸对策,携手应对RCEP, 引起各界诸多揣测。


“美国是否有意加入RCEP?”当美国媒体16日向即将当选总统的拜登提问时,拜登并无正面回应,只是表示 “占世界经济25%的美国应该与占世界25%以上的民主国家联合起来。”他还强调:“不能任由中国和其他国家左右该地区的结果,而应由我们来设定这条路的规则。”媒体解读为,拜登希望联合盟国建立一个与中国对抗的新经济集团。


而在印度方面,2019年底印度正式决定退出RCEP谈判,究其原因,印媒17日引述印度官员称,印度不会加入那些实际上将导致与中国缔结自贸协定的协定,而将寻求与美国和欧盟这样发达经济体达成贸易协定。在这些地方,印度的产品和服务将具有与在东盟不同的竞争力。


对此,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副研究员、中国与南亚合作研究中心秘书长、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刘宗义18日对香港中通社记者指出,印度的战略考虑是希望与中国“脱钩”,不想融入以中国为中心的区域一体化,想另立门户,在美国和西方的帮助下,建立一条新的能取代中国的价值链和产业链。


刘宗义表示,印度一直在朝这方面努力,尤其是新冠疫情暴发后,印度觉得自己获得一次绝佳的机会,与美国、日本、澳大利亚的副外长每两周举行一次会议,名义上讨论如何应对疫情,实际上讨论的重要内容之一,就是如何重造一条全新的价值链和产业链。另外,印度在中国发生疫情后,非常积极地出台一些税收和土地政策,希望给外来投资者提供优惠,甚至游说在中国的大型跨国公司到印度投资。


印度的愿望能否实现?刘宗义直言,非常困难。一方面,印度能否吸引外资,能否发展自己的制造业,关键在于印度自身的条件和营商环境。事实上,印度现在并不具备优良的营商环境和条件,因此即便在美国和西方的帮助下,也无法找到一条新的能取代中国的价值链和产业链。另一方面,美国其实是想在政治和安全上利用印度来遏制中国,在经济上并不是想真正把印度扶植起来,因为美国还要重新再造自己的制造业,这一点在特朗普时期还是比较明显的。


所以在刘宗义看来,印度不加入RCEP是自绝于全球化,是在新一轮全球化和区域经济一体化过程中的自我边缘化。因为印度与欧盟的自贸协定没有谈拢,其中的阻碍一个都没消除;印度也不可能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步协定(CPTPP),因为其要求比RCEP的标准还高,况且美国一开始提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时,也根本没有考虑要纳入印度。当然,印度退出RCEP有内部的政治原因,但他们太斤斤计较于眼前的利益而忽略了国家的长远发展。


至于落单的美国与退群的印度会否有合作空间来牵制RCEP?刘宗义直言,此前美国的确希望能通过已经加入RCEP的盟国,例如日本、澳大利亚等,在内部通过一些手段发挥牵制中国的作用,但现在并不清楚他们会怎么做。另外,在美国的印太战略之下,印度和美国也有意愿能组织一些经济和金融的合作,包括“蓝点网络”计划等,来对冲中国的“一带一路”。


不过,RCEP毕竟是全世界规模最大的自由贸易协定,是不是那么容易有新的机制能与其抗衡?刘宗义表示,除非是TPP。因为拜登如果上台了,他应该还是希望能恢复TPP,或者重新谈判加入CPTPP,但这需要很长的时间,美国国内政治上也需要达成一致。



(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 ;微信公众号:rdcy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