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重阳网 王文:中国城市会重蹈底特律破产覆辙吗?

王文:中国城市会重蹈底特律破产覆辙吗?

发布时间:2013-07-24作者:   

作为曾经的美国第四大城市、全球汽车之都,7月18日底特律宣布破产,多少让人唏嘘。不过,五年前笔者访问美国密歇根州,回想当地人对次贷危机来袭普遍缺乏忧患意识的场景,现在底特律落得这般田地,也是意料之中。因此,剖析底特律的“死因”,再未雨绸缪地审视中国城市,变得尤为重要。 

 

该文刊登在新浪意见领袖专栏


  中国的地方财政问题在于“账太乱”,甚至是一笔糊涂账。6月份银行“钱荒”,7月份底特律“死讯”,都在提醒着中国城市,该好好盘点一下各地财政了。

 


剖析底特律的“死因”,再未雨绸缪地审视中国城市,变得尤为重要。

 

  作为曾经的美国第四大城市、全球汽车之都,7月18日底特律宣布破产,多少让人唏嘘。不过,五年前笔者访问美国密歇根州,回想当地人对次贷危机来袭普遍缺乏忧患意识的场景,现在底特律落得这般田地,也是意料之中。因此,剖析底特律的“死因”,再未雨绸缪地审视中国城市,变得尤为重要。


  第一,底特律是被沉重的政府债务压垮的。底特律2013年财年预期债务高达182.5亿美元,且财政赤字仍以年均2-3亿美元的速度在累积,而底特律的2013年财政预期收入仅为11.21亿美元,负债率过高,收支比严重失衡,且城市现金流屡屡告急,破产只是时间而已。由此看,目前中国部分城市地方债高筑,有的负债率甚至高达200%,加之养老、医疗负担沉重,大型投资项目回报遥遥无期,财政卯吃寅粮,这些状况多少令人揪心。


  第二,底特律是被衰落的单一行业累倒的。底特律经济80%依赖于汽车行业,上世纪中叶以来一直是三大汽车公司的集群地。但此后日本汽车异军突起,底特律却固步自封,非但不致力于产业升级与转型,或寻求于金融、信息、贸易等综合发展,反而长期靠吃老本过日子。2008年金融危机,三大汽车公司裁员近15万,底特律败局基本已定。


  反观中国,近年来光伏、风能等新兴产业在各地兴起,一些城市已被忽悠进了单一行业的“重点扶植”陷阱中,一旦该产业垮台,城市财政便岌岌可危。可见,寻求综合发展与积极的产业转型,仍是中国一些城市可持续发展的关键。


  第三,底特律是被糟糕的城市治理弄瘫的。笔者在底特律时,曾亲历该市令人堪忧的治安状况,目睹年久失修路灯、道路等基础设施,以及质量低下的市政服务。正因其糟糕的城市治理,底特律人口从上世纪50年代的近200万下降到2012年的71万。加之次贷危机,该市房地产市场全面崩盘,有的房屋竟以1美元之价出售,2012年更是一半业主拒交房产税。


  对照底特律,目前困扰中国一些城市的生态恶化、城市拥堵、治安状况以及一些民族宗教困局,必须尽快得到缓解,否则前景不容乐观。


  第四,底特律是被颓废的当地文化毒害的。底特律人曾是重金属摇滚乐重镇,当地居民80%是黑人,走在街头,经常会感受狂热的摇滚氛围与浓郁的涂鸦景象,初看是挺酷的,但那些终究是非主流艺术,有时还会让人显得悲观,长期看肯定无助于一个城市的健康成长。


  城市需要文化支撑的定律,中国尤其要牢记。主流文化缺失,宗教情绪兴盛,甚至极端思潮显出萌芽之势,正在考验着中国一些偏远的中小城市。


  第五,底特律是被消极的媒体批判骂死的。2008年金融危机后,“鬼城”、“罪恶之城”、“年度最悲惨城市”等恶评一个接着一个扣向底特律。可以说,“一边倒”的媒体谩骂,而不是来自舆论的鼓励与建设性帮助,是压倒底特律的最后一根稻草。


  目前中国城镇化加速,产业转型任务艰巨,天灾频仍,矛盾频发,难免一些城市会出现遇到暂时的困难。中国舆论多一些鼓励与建议,而不是落井下石,恐怕是部分城市度过难关的重大动力。


  当然,冰冻三尺,决非一日之寒,底特律的危机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已显端倪。中国的经济与政治体制有别于美国独立的城市财政体系,中国的城市要混得像底特律那么惨,目前看,概率还很低。但中国的地方财政问题在于“账太乱”,甚至是一笔糊涂账。6月份银行“钱荒”,7月份底特律“死讯”,都在提醒着中国城市,该好好盘点一下各地财政了。

 

  (本文作者介绍: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副院长,近著有《大国的幻象:行走世界的日记与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