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重阳网 王文对话蒙代尔:中国15年内将超美国王文;蒙代尔

王文对话蒙代尔:中国15年内将超美国

发布时间:2013-09-18作者:

全球金融危机已持续5年,有关世界经济复苏、欧债危机前景以及中国经济发展趋势等问题,似乎都需要有一个明确的诊断或判断。“预测中国经济什么时候超越美国很难。”199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蒙代尔应《环球时报》之约,近日在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与本文作者交流时先是这样笼统地说。但这位有“欧元之父”之称的经济学家,还是“理论性地”做出“中国可以在2025年左右超越美国”的预测,并对欧美及世界经济复苏保持乐观。  


我院执行副院长王文对话“欧元之父”蒙代尔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蒙代尔畅谈全球经济


  全球金融危机已持续5年,有关世界经济复苏、欧债危机前景以及中国经济发展趋势等问题,似乎都需要有一个明确的诊断或判断。“预测中国经济什么时候超越美国很难。”199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蒙代尔应《环球时报》之约,近日在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与本文作者交流时先是这样笼统地说。但这位有“欧元之父”之称的经济学家,还是“理论性地”做出“中国可以在2025年左右超越美国”的预测,并对欧美及世界经济复苏保持乐观。


  看好全球经济复苏


  王文:全球金融危机已有5年,您认为,现在世界经济是否已进入复苏阶段?

  蒙代尔:世界经济正在复苏。我认为,美国的复苏已很不错,欧洲也出现了复苏迹象。或许欧洲还会重新陷入困境,但我觉得我们可以对欧洲的复苏抱乐观态度。


  王文:您被誉为“欧元之父”,当多个欧元区国家陷入国债危机时,您对欧元的未来怎么看?
  蒙代尔:我个人很高兴说,欧元本身获得巨大成功。但你应该注意,一个国家加入一种货币联盟或者采取固定汇率制的前提是财政稳定。有些欧洲国家一加入货币联盟就放弃了货币政策稳定,也放弃了汇率控制权,所以在固定汇率制的情况下财政稳定显得比以往更重要。当欧洲国家进入欧元区的货币联盟以及固定汇率制时,应该对财政赤字非常谨慎,但它们没有,很多国家违背义务,因此陷入困境。


  王文:您担心欧元区解体吗?

  蒙代尔:我觉得欧元区不可能解体,反而会继续存在。但是,如果欧洲国家不坚持财政改革,完善体制,或许有的国家会退出欧元区吧。以希腊为例,希腊退出欧元区的可能性少于25%,其他国家我也觉得不会退出。


  现在不是人民币快速升值的时候


  王文:预测中国经济总量什么时候超越美国的声音越来越多,比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说是2016年。您的预测呢?您怎么看中国的GDP增长?

  蒙代尔:预测中国经济什么时候超越美国很难。欧元区国家的GDP大概有十三四万亿美元,而美国比它多2万亿美元,预测中国什么时候超越它们很难。一个关键因素是汇率。你可以使得人民币升值,使人民币跟美元的汇率平等,或使美国GDP与中国GDP平等,但这对中国来说是灾难。通过快速改变汇率而超越美国的计划很不好。促进GDP快速增长的另一种方式是通货膨胀,但通货膨胀将形成一系列新问题。经济学家不擅长预测一个经济体十年后的GDP将发生什么变化。不可否认的是,如果中国经济能够坚持目前GDP增长速度的话,中国将在10年到15年内超越美国。如果中国经济发展减速,(因为)存在这个可能,比如GDP减到7%的年增长率,中国也可以在2025年左右超越美国。


  王文:您刚才提到汇率问题,您对人民币升值的话题有什么看法?

  蒙代尔:我觉得人民币现在的汇率正合适。基于目前中国经济增长相对放缓以及世界经济整体仍较糟糕的情况下,现在不是人民币升值的时候,至少不是人民币快速升值的时候。我既不想使人民币对美元升值,也不想让美元进一步贬值。我觉得在一年内,针对人民币的最好政策应该是“保持不变”。


  王文:美元、日元等全球几大经济体使用的货币,都可能存在竞争性贬值,您对这个现象怎么看?

  蒙代尔:总体来说,我觉得现在世界不会面临货币竞争性贬值的威胁。上世纪30年代,很多人担心“以邻为壑”的货币政策,因为当时存在大规模失业,很多国家开始让本国货币贬值。最后的结果是,因为大多数国家采取金本位制,如果货币贬值,那么黄金价格将提升。今天的情况不同,因为有自由汇率制,一国在自由汇率制的条件下增大货币供应量将使汇率贬值。中国可以通过快速扩张性的货币政策使其汇率贬值。


  中国可以开放资本账户

 

  王文:中国金融体制改革是一个热门话题。您对此有什么建议?

  蒙代尔:关于金融改革,我觉得在中国体制内已开始进行了。虽然欧洲与美国的信用评估机构并不完美,在全球发生金融危机时也犯了大错,但现在中国缺乏的正是信用评估机构。我建议中国利用已有的国际信用评估机构,并进一步完善国内的机构。


  王文:对于是否开放资本账户问题,中国国内正在讨论,有的支持,有的说应该谨慎。对此,您的观点是什么?

  蒙代尔:我觉得中国可以朝资本账户自由化的方向走,但不要太急。中国有足够的外汇储备,央行不会采取通胀性的货币政策,中国不会出现过高的通货通胀率。虽然一部分人会把以人民币为主的储蓄转移到国外的外汇银行账户,这可能让外流的资本储蓄量一开始很大,但是这笔钱将来会转回来。中国最近15年有很大的国际收支盈余、很大的外汇储备,所以我觉得风险不大。